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四海鲸骑 > 第四十五章 奈何

第四十五章 奈何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此时月已经升上半空,晴朗得就像建文他们头一次见到的水母岛那样。但那两个青袍怪人戴着帽兜,即便在月夜里也看不太清脸面,他们穿着又近似,只能看出一个身形粗犷,一个则更瘦干些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腾格斯一个前滚翻退了出来,蹦到建文身边,脚步仍有些踉跄。“俺说怎么突然像座山一样沉!”
   
  ​
   
  ​这两人不过是普通人的身形,能把腾格斯压成这样,可见他们也是有两把刷子的。七里见状也把鞘中的刀重新拔了出来,三人站在一处,齐齐对着那两名青袍人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只听那瘦者道:“千算万算,太子你果然还是活回来了。”他语气没有太过意外,看来那姚国师对建文恢复一事,不是没有另作一手准备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“但——”
   
  ​
   
  ​建文哪儿会等他说完,他猝然掏出火铳,“砰”“砰”开了两响。这转轮火铳是哈罗德研制的叩发铳,速度极快,烟雾散去后,两位长老只剩下一位瘦高的还蹲伏在藻井上,那身形粗大的青袍人则已经滚落在地,躺在地上呻吟不止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建文知道自己的准头是没有错的,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打不倒的人,第二次便也不会打倒了。他暂且举起铳防备着,只见那瘦高的青袍人掀开帽兜,却是一个年纪挺大的长须男子,头上戴着一个精铁锻打的帽冠;更从袖中缓缓抽出一根铁拂尘,看着像是个道士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“我家国师放你一马,为的就是让你逍遥度日,从此海面上再无‘小靖王’这个人物。你为什么就是不懂呢?”铁冠道人说道。接着,他向藻井之下询问:“不周,你怎么样。”
   
  ​
   
  ​原来这铁冠道人正是姚国师麾下的广汉长老,那粗犷的青袍人则是不周长老。不周在地上哀嚎不已,显然极为痛苦。大片大片的血液从他体内涌出,奇怪的是那血液似乎是透明的,还微微泛着碧青色的荧光。这国师联盟麾下人物都有种种奇异,建文推测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可能甚至不是地面上的人类,而是与龟僧、鬼罗襦类似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那怪人痛得没回答铁冠道人的话,躬身跪在地上发抖,背后鼓鼓囊囊的,好像是个驼子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“真可怜,我都想去治一下了。”建文道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他不顾七里拉扯,真的朝前走了一步,把手往怪人头顶一放。那怪人“诶”地惊叫一声,好像松快许多,但建文迅速地把手抽回来,又回到队伍里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天知道不周长老刚才一刹那是多么熨帖,结果那小子给他治了一点就走了,这比直接杀了他可要难受许多。他强忍着疼痛抬起脑袋,一脸茫然地,仿佛在渴求什么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此时建文才发现这人嘴唇旁边一圈肌肉虬结,显得像个猩猩狒狒一般,果然是天生异相。他颇具威严地说:“我看你们虽然巧取豪夺,但也没有伤及无辜者的性命。如果你想让他恢复,就把那东西交还我们吧。”
   
  ​
   
  ​铁冠道人“哼”地笑了声,显然很不合作。他朝地上的不周长老说道:“起来。”
   
  ​
   
  ​地上的不周呻吟了好一会,才自己站了起来。他身形本来和腾格斯差不许多,现在不知怎么的,好像又比刚才高了一个头。他仍是捂着右肋的伤口一句话不说,但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丝毫想被救治的意思了,也许是被这广汉长老搞得有些难为情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可建文却忍不住怔了一下,这家伙被伤得这么重,竟然还能自己站起来?难道他自己其实也有办法治愈伤口?
   
  ​
   
  ​“所以你们到底是何方妖孽?”建文大惑不解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铁冠道人捻动拂尘,道:“说与你听也无妨。姚国师座下八位长老,都以风向为标识,我们两人是入他麾下最早的。不周广汉,西北偏北。修宫室,完边城;诛有罪,断大刑。”
   
  ​
   
  ​随着这广汉长老的讲述,不周长老也一把撕掉被他自己的透明血液浸湿的外衫——他背上竟然长着两排火焰形状的骨板,只不过和他的血颜色一样,也是透明的闪着荧光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这两排尖锐的护甲仿佛是直接从他后背的脊骨中刺出来的一样,长在身上想必也很痛苦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“果然不是人类……”七里开始掂量自己的刀如果砍在这东西的背上,会是什么结果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广汉长老跳了下来,站在了不周长老的右边。一个铁冠道人,一个碧血怪人,这对怪异的双人组合堵在藻井前面,意图就很明显了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船仍是在月光下乘风快驶,远处的炮火声开始密集了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“蓬莱变阵了。”建文道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再有半个西洋刻钟,小郎君的船就会到达大福船头。建文使了个眼色,七里突然纵身而起,一刀劈向那个怪异的不周长老,与此同时,腾格斯悄悄跑到一边,想要去搬运那个巨大的藻井了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七里的意图乃是在于引战。国师联盟这两个长老的路数尚不明确,她只能跑到两人连线的一侧。这是各个击破的常规打法,也是逼出空当,留给建文射击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她频频出刀,虽然大部分攻击都被那不周长老抡起两臂格开,但劈砍之间,仍然觉得自己顺利了许多,速度也快了不少。她想起建文刚刚被姚国师击垮之时,自己出于激愤,曾经让耳后那丛珊瑚又延展了些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“难道是海藏珠的能力提升了?”
   
  ​
   
  ​建文也在一旁游走,铁冠道人并没有朝他攻击,于是他又打了一铳。他发现这道人一不躲,二不闪,只是轻轻挥动一下铁拂尘,那枪弹擦到他身前就“呲”地一声弹得无影无踪了。好像这铁拂尘生有一层罡气,将他全身护住一般,只是它无形无质,不知哪里才是真正的薄弱点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建文顺势又向不周长老身后开了一铳。如他之前所料,那重重骨板叠加的背部也是刀枪难入,一时间也不知怎么攻击才好了。建文又偷眼看看腾格斯,没人看管之后,那藻井被他轻易地扛了起来,当下迈开步子便要往船舷边赶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但这广汉长老被不周挡得严严实实,为何不去拦一拦?姚国师座下数一数二的长老总不会如此不济吧,难道是在筹备着什么杀招?
   
  ​
   
  ​于今之计,最好的可能性就是来里应外合的船只及时赶到,以速度优势甩掉大明,深入大海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建文正思量着,又看到刚刚被腾格斯他们打晕的士兵也有几个醒过来,有几个接着往桅杆上攀去,看来是想要夺回令旗的控制权。这些人早就受过铁面佛暗中吩咐,暗道幸亏没拿炮打这个人,否则一定吃罪不起。眼下铁将军说的“那个人”又活过来了,这次也不敢向前,加上建文拿着铳指来指去,也没有人去敢去打腾格斯的主意了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不周长老前方吃紧,仰天长啸一声,背上骨板闪闪发亮,猩猩般的口中忽有一团青气凝集,接着朝七里一吼,口中一股强劲无俦的青光向她射去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七里见他蓄力,早就做好准备,身前一丛珊瑚的幕墙生成,在青光的冲击之下,珊瑚碎成片片晶粉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果然是升级了!
   
  ​
   
  ​七里精神大振,待晶粉散尽,她重新一刀劈过去,却见不周两条桅杆也似的臂膀一合,抓了个大明士兵挡在身前。由于珊瑚幕墙的缘故,竟不知他们是从何时被抓来的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七里收刀不及,刀锋闪过,那士兵脸庞整个被切了开来。士兵鲜血淌了满脸,吃痛不已,竟挣脱了不周的手腕,直接从船头跳了下去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接着,混着落水声的“咔吧”一声响动,听起来他应该是被船艏碾成碎骨了。其他士兵看这个猩猩脸的怪人下手竟然这么黑,一时间全都退散了。
   
  ​
   
  ​建文刚刚还给这两人台阶下,说他们没有杀伤无辜人命,现在想来颇为讽刺。见刚刚失手的七里露出不悦之色,广汉长老并未作声,反而是他身后的铁冠道人没忘记嘲讽一句:
  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