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四海鲸骑 > 第十五章 黑风暴

第十五章 黑风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这就是一百多年前,日本偷袭蒙古的神风啊,鹰灵就束缚在其中!”
   
  老萨满微笑指上天空,而天边的海面,隐隐约约正腾起一股墨黑色的龙卷风,扭动着卷入云端。
   
  “神鹰的灵吗……”建文望向腾格斯。
   
  他知道前朝曾经率兵出击日本的事,但是因为遭遇季风而惨败,原来竟与船灵有关,还留下这么一大片神风。建文回想自己看过的种种海图,那里面的确有不少都专门在这片海域标注了一片黑风暴。黑风暴不同于其他风暴,不仅令骑鲸商团那种实力雄厚的海上客商不敢航行通过,连东洋向大明派遣使节都要绕着道走。
   
  腾格斯正喜不自胜,嘴里念叨着长生天,说待会就要从那龙卷风里把鹰灵接回来。
   
  他的计划是穿过风墙去,用老萨满的秘法解救出鹰灵,让它重新与乌都罕号结合。
   
  但过不多久,建文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妙。青龙船虽然只开了一半盘龙轮,只是中速行驶,也已然快过许多用帆桨的船只,可即便如此,他们行驶了一刻西洋钟的工夫,龙卷风的大小看起来都没什么显著变化。
   
  所谓“望山跑死马”,其实在海上也成立,建文可以判断出这龙卷风的覆盖范围比远远望起来要大。
   
  果然,又走了一刻西洋钟后,这股龙卷风硕大无朋的尺寸依然没有太大变化,只怕方圆几里都被罩在其中。
   
  腾格斯和老萨满盘腿坐在地上,浑然无事似地说笑着,建文觉得这两个人应该是疯了。腾格斯连连吹嘘他的乌都罕号若是修成,将会完全不弱于青龙船,但现在的问题是,就连青龙船也不一定能接触那种巨大的狂风。
   
  青龙船剩下十六个盘龙轮盘也全速转动起来,全力加速后,离黑风暴又近了一些,此刻才能清晰地看出它的巨大。
   
   
   
   
   
  这是一幕遮天蔽日的黑色风墙。它和建文之前在佛岛周围看到的普通龙卷风不太一样,并非被拉伸成细细长长的样子,而更像是一个自行旋转漂移的大风团,间或在周围旋起两三个小风眼,又撕扯出三五条黑白驳杂的尾巴。黑风的尾巴把水高高吸起又抛下,它附近海面也像是开了锅,海水“呼噜噜”地被卷着朝中心飞去,一些大鱼也被卷在海水里,翻滚着被卷进风里。
   
  虽然平日里青龙船行驶极为平稳,全然不会受到海波影响,但绑在它后面的乌都罕船底却已经在摇晃颠簸,两船之间的那根浸过桐油的绳索本来有小臂粗细,现在也被绷得紧紧的,像一张劲弓的弦一般不住颤动。
   
  老萨满似乎又恢复了神神叨叨的样子,悠然道:“我感觉黑风里有极大的怨气,成千上万。”
   
  空气中开始飘起各种杂物,看来都是被这片风困住的。一片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船帆飘到这根高速颤动的绳索上,立刻就被割成两片,看得建文心里一颤。
   
  “腾格斯,你就不怕没命吗?”
   
  腾格斯自顾自地盯着逐渐靠近的黑色龙卷风,没有答话。建文摇摇头,知道这个大汉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,索性不再多话。龙卷风吸起的海水像座山一样,他令青龙船停下,逆着风眼中心的方向慢慢打转——眼下这情况,青龙船并非无法进入风墙,但需要顺风找好角度。
   
  龙嘴缓缓打开,从里面伸出一只长枪样的杆子。这龙枪乃是精钢打造,效用与撞角类似,专门用于突破险恶海况。建文和腾格斯收拾好青龙船表面的水桶、帆布等所有可能被风浪卷走的物品,腾格斯便又拉着几盘巨大的绳索加固了青龙船和乌都罕号的捆绑,建文则回到甲板,拿了一团绳索向老萨满走去。
   
  建文本想把老萨满绑在桅杆上,这是他在巨龟寺跟贪狼他们学来的一招,为的是避免在大风浪中被刮到船外面。但他横竖看看老萨满,觉得他假痴不呆的,精神状态不算正常,不禁怀疑这样捆起来会不会出问题?
   
  “安答放心吧,老萨满这样很久啦!”腾格斯已经回到了青龙船,他从建文手里拿过绳索,亲自把老萨满在桅杆上捆好。
   
  老萨满一边配合腾格斯把绳子绕在自己身上,一边得意地念叨:“萨满听到神的话太多了,脑袋里都会装太多事,什么老萨满的,老老萨满的,要是想不疯,就得先逼疯自己……”
   
  “等俺把鹰灵拿到手就好了!”腾格斯说着又把自己和建文紧紧绑在舵盘边。绳结一头活一头死,是既稳固又容易单手打开的单套结,死绳头就扔给了王狼,万一有什么危险,它就可以死命叼着。
   
  被风卷起的海水直扑到脸上,将建文等人的脸和头发都打湿了,一波波的大浪从青龙船的船头冲到脚下,洗刷着甲板。
   
  “只要不是百年难遇的惊涛骇浪就好!”建文想起临行时,蓬莱工事长嘱咐的这番话。
   
  他叹了口气,心疼地望着青龙船头,如果这老萨满说的没错,这风的确是从一百多年前刮到现在……这也算是一语成谶了。
   
   
   
   
   
  眼前这黑风极为宽阔,左右都看不到边,嘈杂的声音也愈发响了,建文看向腾格斯:“腾格斯,我再提醒你一次,这一去你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   
  “收伏鹰灵船可是长生天的意志!”腾格斯拍拍自己胸脯:“待俺进了风眼,安答把俺丢进风里就行,怕死不是黄金家族的后裔。”他说话时,连王狼也在身边奋蹄蹬着甲板。
   
  建文心下恻然,腾格斯对灵船实在是比自己对青龙船还要执着。他默默把手放在玉玺上,感受青龙船内部的啮合转动。
   
  “青龙,还得再委屈你一次,你可要撑住了。”建文默念着。
   
  仿佛是对他的应答,或是被腾格斯的热情感染,青龙船内部高速运作,发出澎湃的旋转声。建文大喜,对青龙船发出新的命令。
   
  “青龙,我们爬上那座水幕!”
   
  青龙船瞬间爆发出金色的光膜罩住自己,海水再被卷起落到金色光膜上时,竟然朝着两边分开,船里船外被分成了两个世界,再没有海水冲到甲板上。
   
  青龙船平稳地切开沸腾的海水,龙嘴伸出的长长锥枪尖将龙卷风卷起的黑气钻开个口子,它借着风势向上一跃,瞬间冲进了风中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