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四海鲸骑 > 第二十三章 赌珠

第二十三章 赌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“赌斗?”
   
    建文一惊,看向贪狼,对方的脸色已经黑如墨汁了。也难怪他如此愤怒,本来可以顺顺当当用鱼骨换来一次开蚌的机会,现在泰戈伤了腾格斯,两个人按照巨龟寺的规矩,必须进行决斗,胜者可以拿走鱼骨,这实在太亏了。
   
    他们这才明白,为何铜雀刚才让他们把兵器都收起来。万一真一个误伤,这边的这块鱼骨也要失却。
   
    建文惊喜地对七里道:“看来我们有机会拿到两块鱼骨呢,那就是两次开蚌的机会。”七里却面无表情:“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吗?”
   
    建文还没回答,那边贪狼一挥手臂:“此事没有转圜余地了吗?”龟僧一起点头,多少年的规矩就是如此,纵然贪狼把它们一个个全杀了,也不会改变。
   
    贪狼此时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,真想暴起发难,把这些看似弱不禁风的和尚一一捏死。可是巨龟寺存在了这么久,接待过无数强者,能够存活至今,一定有它不为人知的隐秘力量,更何况旁边的铜雀也深不可测。贪狼虽然狂暴,却不蠢,在这里动手毫无好处。
   
    贪狼看向铜雀,发现对方笑眯眯地没动声色,心下一凛。难道这一切是那个老狐狸布下的局?故意用腾格斯去挑逗泰戈,好赚取一块鱼骨?
   
    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贪狼只得瞪了铜雀一眼,悻悻离开平台。龟僧们分成两排,分别站在腾格斯和泰戈身后,这次念诵的是《缘结广大增因经》。
   
    龟僧们发出绿玉鱼骨,是为了寻找有缘人。在他们看来,如果一个人真正与鱼骨有缘,那么决斗一定得到命运眷顾,不会输。这个奇葩理论,让泰戈几乎要疯了。明明鱼骨已经是自己囊中之物,现在却要拿出来,跟别人赌斗,凭什么啊?
   
    可这都能怪谁呢?他动了兵刃见了血,贪狼都没法帮,只能努力搏一把,把鱼骨保下来。
   
    腾格斯懵懵懂懂,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。他只知道自己胸口被伤了一道,这有违摔跤的规矩。一个龟僧走过去,伸出舌头舔了舔伤口,腾格斯顿觉一阵清凉,伤口不那么火辣辣地疼了。另外一位龟僧,慢吞吞地拿着一块绿玉鱼骨,放到两人面前。
   
    建文认出来了。这一块鱼骨,正是铜雀最初卖给贪狼的那块。本来贪狼带过来给泰戈换珠子的,想不到阴错阳差,居然又成了赌注。泰戈看到这一件东西,心疼得眼睛都快瞪出来了。
   
    “两位不得动兵刃,只凭缘法,来取这鱼骨。十息之后,我抛到半空,先碰到的人,即为有缘人。”龟僧面无表情地解释了一下规则。
   
    两人同时点头。这时贪狼又喝道:“外人不得帮忙,对吗?”
   
    龟僧点头:“正是如此。”
   
    贪狼看了七里一眼,把手臂微微屈起来,眼神露出极其危险的杀气。七里拥有的能力,可以给腾格斯脚下用珊瑚垫高。如果她胆敢违背规则出手相助,他会毫不客气地把她咬碎。
   
    龟僧一手执鱼骨,一手数脖子前的念珠。数到第十个时,他高高把鱼骨抛起。腾格斯和泰戈同时抬起头,眼光盯着那鱼骨。
   
    当鱼骨抛到了最高点,开始下落时,泰戈一脚狠狠踩在腾格斯的脚面上,同时纵身上跃。这招虽然卑劣,但确实没违反规则。腾格斯是个实心汉,哪料到对方会出这种招数,身形一晃,居然没跳起来。
   
    在这个时候,慢了半分就等于优势全无。眼看泰戈高高跳了起来,伸手距离鱼骨只差一尺不到。腾格斯却依然呆在地面,傻呆呆地看着这一切。建文已经捂住了脸,觉得这个蛮子注定错失良机。
   
    不料腾格斯忽然哈哈一笑,小腹急遽鼓起,似乎在吸一大口气。然后他张开嘴唇,猛然喷出一股几乎肉眼可见的强烈气流。这家伙体型硕大,肺活量也十分惊人,就连不远处的烛藻叶子都摆动不已。
   
    那绿玉鱼骨不过巴掌大小,被这么一喷,在空中瞬间改变了下落轨迹,与泰戈失之交臂。泰戈是个独眼,对距离的把控本来就不太精准,被这么突然一搅局,他急忙摆动手臂再去抓,却离鱼骨更远了。
   
    腾格斯却早早算定了方向,疾奔过去,轻轻伸手一把捞住。
   
    整个平台一片安静,谁也没想到,这个傻呆呆的蒙古蛮子,居然还有这么一手。
   
    腾格斯乐呵呵地叫着“沙嘎!沙嘎!”原地转圈手舞足蹈,得意非凡。这是一种蒙古草原上的儿童游戏,叫做沙嘎,用牛骨或羊骨的距骨当做玩具。抓一把沙嘎,抛在半空,然后用手飞速接下,数多者获胜,会大叫沙嘎。
   
    腾格斯把绿玉鱼骨当成沙嘎,玩起来得心应手,别说泰戈,就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,都不如他熟稔。
   
    贪狼那边的人,全都傻眼了。这简直太荒唐了,这一枚价值万金不止的绿玉鱼骨,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输给了别人?
   
    独眼泰戈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崩塌。十几年的苦心效忠,十几年的浴血搏杀,眼看有了出头之日,却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,把这一切全都拱手让人,而且还是他最讨厌的那个家伙。
   
    他发出一声悲鸣,不管不顾,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冲过去要跟腾格斯拼命。龟僧们双手合十,正要做出劝解。忽然一个人影抢在他们前头冲到独眼泰戈面前,啪啪啪啪啪,连续抽了四个大嘴巴,把泰戈原地旋转了几圈,啪的一声栽倒在地,动弹不得。
   
    贪狼收回手臂,看向龟僧:“抱歉,管教不周,让各位圣僧见笑了。”龟僧们微微点头,不置可否,看它们镇定自若的神态,就算贪狼不出手阻止,他们一样有办法阻止独眼泰戈。
   
    贪狼吩咐另外一人把独眼泰戈抬开,然后淡淡地扫了铜雀一眼:“铜雀,我不知道刚才那一出,是意外还是出自你的精心算计。不过都无所谓,这笔账大海和我都会记得。”
   
    语气平淡,可他的眼睛里头却透着一股滔天的凶焰,如同一头狂鲨贪狼在盯着猎物似的。这股腾腾杀气稍露即敛,贪狼转身回到自己队伍里去。
   
    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:等从巨龟寺出去以后,一定会把这个场子找回来。
   
    被海上三个海盗之一的贪狼发出威胁,铜雀却毫无惧色,依然是一副沉稳笑意。他对建文道:“这个结果很好。这样一来,腾格斯也有机会获得一枚海藏珠,你们小队的实力,还能再提升一点。”
   
    “这一切都是你算好的?”建文发出疑问。
   
    “不,我只是创造了一个小小的机会,能不能拿到,得看他自己。”铜雀看着仍旧在欢呼雀跃的腾格斯,“现在看来,除了你们两个,这个蛮子,居然也是有缘之人。不错不错,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征兆,你们果然是寻找佛岛的不二人选。”
   
    “可是……你怎么知道贪狼不会在这里翻脸?”建文还是疑惑重重。贪狼的性格那么狂暴,怎么会吃下这个亏?难道那些龟僧很能打吗?
   
    铜雀大笑:“若你家里有十两银子,都被小偷抢去,你该如何?”
   
    “当然是出去追啊!”
   
    “那如果小偷只偷了五两,还有五两在家里呢?”
   
    “那……先把那五两放好,免得被人趁虚而入。”
   
    “正是如此,贪狼也一样。”
   
    建文听到这个提示,猛然想起来贪狼手里可不止一枚绿玉鱼骨,一共两枚。他用大价钱从铜雀手里买来一枚,然后又用青龙船和三个俘虏交换了一枚。
   
    若是贪狼此时一无所获,说不定会大闹特闹。他现在虽然失去了一枚,但还有一枚鱼骨在手,就是还有一次换取海藏珠的机会,自然只能先忍气吞声,等换好了珠子离开巨龟寺再说。
   
    看来铜雀这个老奸巨猾的商人,早就算透了贪狼的心理承受底线,贴着底线赚取到了最大利益。这么折算下来,等于贪狼把青龙船以及三个俘虏白白送给了铜雀——难怪他要发怒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