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守阴人 > 第二十章 陈雪

第二十章 陈雪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我本来是没太大的好奇心的,比起走阴人,我跟在乎的是结果,但现在刘国柱出现,还去了谢广才家里,他很可能是知道谢广才就是凶手了,所以走阴能不能走出消息对我来说不重要了。
  但现在听人说得那么神秘,我也好奇起来。
  堂屋里的走阴人一直没跟刘二伯说话,不过几分钟后堂屋门就开了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花裤子花棉袄,头上带着面纱的女人。
  农村在穷,也不至于穿着四五十年代的衣服,一看就知道她是故意这样打扮,不想让人认出来。
  可不就是个走阴人,何必搞得如此神秘?
  女人一出来,刘二伯就急忙过去,凶手是谁这种事,他自然不会让所有人都知道,这样刘家也好操作。
  但他耳语了一句,女人却直接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他们的魂魄已经散了,你们也不要白费力气了。”
  女人的声音听着很老气,而且沙哑,一样是伪装过的。
  刘二伯一听,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。不过没有像对中山装那样开口就骂,失望中还是拿出一个红包递了过去,那厚度,比给我和李林的高了不少。
  但女人没接红包,客气的说:“走阴不成功,我是不收费的!”
  说完,女人直接朝着大门走去,是要离开。路过二叔身边,她一样没说话。
  我看刘家人的态度都很好,他们这种表现,一部分是因为人是二叔请来的,另一部分,恐怕他们知道这女人是有真本事。
  如此的话,刘家死掉的几口人,恐怕真的是魂飞魄散了。
  我一直追着看,李林也跟着我,但平时早就发表意见的李林,此时却异常的沉默,一脸有事的样子。
  村里有好事的人想跟着去看,但都被二叔拦了下来,这样一来,有人开始抱怨,说村里又不是没有吃白饭的,一个走阴人,还搞得这样神神秘秘,有必要吗?
  二叔一声不吭,女人走了七八分钟,他才让开路。但这会大家的好奇劲都已经过了,也没人想着去追。结果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李林突然拉着我跑到外面,着急的四处张望的说:“丁宁哥,我怎么看那女的都像一个人!”
  我瞪了他一眼说:“你不会真以为是我妈吧?”
  “不是,我跟你说真的!”李林认真了起来。我也好奇了,那女人穿着花棉袄棉裤,身材都走样了,声音也伪装过,他还能看出是谁?
  李林看着我深吸了口气,说道:“我感觉她是陈雪老师!”
  “陈雪?”我愣了下,觉得不可能,嘲笑他说:“人家可是大学生,我看你是想她想疯了,什么都往她身上去想。”
  “真的!”李林见我不信,有些急了,说道:“她换了衣服,变了声音,但身上的香味不会变!”
  我听到这话,笑容渐渐凝固在了脸上。
  陈瞎子也姓陈,而且他也是走阴人,陈雪也姓陈,难道真的是?
  而且现在李林一提,我也想到一些小细节。李叔第一次见陈雪的时候,失态的把推刨的把手都给捏断了。那时候我们刚被刘阿婆和刘大伯吓懵,也没多想。
  还有二叔,他那种对什么事都不会多问的人,在我提到陈雪的时候,问了不少细节。
  我把自己的分析说出来,李林就更加笃定自己的猜测,而且从二叔和李叔的表现来看,陈雪跟陈瞎子肯定有关系,否则他们不可能一见面就认出来。
  李林见我还在分析,拉着我就跑,途中才说:“是不是,我们追上去就知道了。”
  我看着天就要黑了,有些不想追,但转念一想,陈雪若是真的跟陈瞎子有关,那她很可能知道阴村里有什么。
  指不定,三十年前的事她也知道。
  李林现在肯定没想这么多,他只在乎自己的泡泡是不是走阴人,拖着我顺着去小学的路一直追。
  两人一直追到学校前面的小树林里才停下来,都是气喘如牛。按照时间来算,即便二叔拦了八九分钟,追到这里也该追上了。在往前没多少路就是小学,就算我们最进学校,那也没有太大的用。
  我问李林说:“你的鼻子会不会闻错了?毕竟你又不是狗!”
  李林横了我一眼说:“她身上的香味,我怎么可能会搞错!”
  见他还是笃定,我说:“要不我们去学校找陈雪,直接当面问她?”
  我话刚说出来,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,我和李林都很警觉,吼了声谁。两人同时把玉灯和棺材拿了出来。
  这反应也怪不得我们,刚经历了那么多事,又看见刘国柱回村,可以说时刻都是惊弓之鸟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